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听白谦慎谈张充和  

2010-08-02 12:41:34|  分类: 杂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早就在电话里听白老师说要出《张充和诗书画选》,颇有兴趣做个访谈,聊聊老太太是如何写字的。苦等此书,上月终于出版,布衣书局拍卖精装毛边,还引起哄抢。上周终于拟了一些问题,白老师回答得很认真,可读性也好强。

以下是访谈部分,电子版见南方都市报8月1日南方阅读人物版。

听白谦慎谈张充和 - 易大经 - 湾讯
 
 

 

去年几次通话,您都提到要去耶鲁大学帮张充和先生整理书画作品。现在这本《张充和诗书画选》在三联书店出版了,年初大陆也有两种关于张充和先生的书出版,作为编者,请您谈谈遴选的标准。

 

张充和一生写过很多诗词,有些是赠送友人的,没有留下底稿。1984年,她的弟弟张定和收集抄录了她的诗词一百余首,她自己的书箧中也有一些。这次收在《张充和诗书画选》中的二十首就是她本人从手边保留的诗词中选出来的。我的古诗词修养不够,所以,请她自己选。书画部分由我选。张先生一生写过无数的字,也画过很多的画,但她平时写字主要是临帖,自存的作品并不多,所以,我向她的朋友们借了一些作品。遴选时,一是尽量能够代表各个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二是挑选艺术品质好的作品。像所有的艺术家一样,张先生的作品中,也有精品和非精品之分。我本人是研究书画史的,也有多年的创作经验,所以,选她的书画作品还是比较有把握的。选好后,我也曾请张先生过目。尽管做了最大的努力,但某些时期的作品仍没有选入。比如说,这本书里没有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作品。不是不想收,而是她自己手边没有那个时期的作品。我见过她在五十年代写的字。有一年我到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的图书馆查资料,在那里发现了张先生在善本书上的题签,精神极了。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她在那个图书馆工作,所以,为那个图书馆的许多线装书题了签。可是,要请专业摄影师为这些题签拍照,会非常麻烦,所以只能作罢。这是一个遗憾。

 

先生在2006年左右白内障开刀,她的二十首诗就是在开刀后不久抄的,当时眼睛聚焦有问题,有少数点画不够到位。我特地在《张充和的生平与艺术》这篇短文中提到此事,就是希望读者们谅解。一般的读者对张先生书画的精品和非精品之间的差别不会那么敏感。但是,对研究书画的人们来说,一目了然。

 

 

是什么契机促使您决定向大陆读者介绍张充和先生的作品?

 

2002年,我向张先生提出陪她回国办书画展的想法,展览的时间订在2003年,地点在北京和苏州,是她求学的地方和她的家乡。我当时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她和她的家人能够有一个团聚的机会。那时,她已经多年没有回国了。她同意了。但是,2003年有了非典,展览取消了。2004年秋,我正好放学术假,就为她办了回国展。那次她在国内住了一个多月,很愉快。办这个展览也是希望国内的同道们能有个机会观赏张先生的书画,因为,她的书画体现出一种很不同于当代书画的艺术态度和品味。展览在北京开幕时,三联书店的编辑张琳女士提出出版这本书的想法,我觉得这是向国内的艺术界介绍张先生的艺术的好方式,于是便有了这本书。

 

就您的亲身经历,请介绍一下张充和先生日常书写的情况。简单说,她是怎么写字的?

 

前面已经提到,张先生写字主要是临帖。她临帖之用功,出乎人们的想象。她有一个朋友,从台湾买了大批的书法练习纸,她每天在这种纸上临碑帖,临得很广,有汉隶,魏碑,唐楷,草书《书谱》。我住在波士顿,到她家开车约两个半小时,我两三个月去拜访她一次。每次都看到她临了很多的帖,临好一通,她写上年月日,然后装订起来。前两年我去看她,向她要了一册她临的虞世南的《孔子庙堂碑》,后面的落款是“二00七年七月四日夜一时半毕此。”你看,都凌晨一点多了,她还在写字。有时候,她也为人题签、写扇面条幅,这属于比较正式的书写。但她临帖的时间是大大地超过了为别人写作品的时间。她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一直在和古贤对话。

 

顺便说一下张先生日常书写的文房用具。她现在用的纸很普通。她有好纸,清朝的纸,但这样的纸不会用于日常书写。她写小字多,小字讲究用笔毫,如果纸张不细腻光洁,会相当费笔。1978年她回国时,曾在琉璃厂买过一批笔,觉得很好,常跟我说起,希望我能找到那家笔庄,再为她买些笔。但我知道,很难找到了。在七十年代,老笔工还在,笔的质量通常很好。我也写小楷,七十年代我在上海买周虎臣笔庄的小楷,我在北京读书时,在王府井的工艺美术商店买小楷笔都很好用,不需要用心去挑笔。可现在不行了,很难找到写小楷的好笔。我因为用苏州沈氏笔庄的笔觉得还不错,就帮张先生在苏州买两种笔,一种是兔肩,毫很尖硬,写不了多少字,毫就要秃。另一种是狼毫小楷。她写字时,如果不是很正式,会用墨盒里的墨。凡是写比较正式的字,她都自己磨墨,用新磨的墨。她收藏砚台和墨,用的都是旧墨,至少是清末民初的墨。她过去是很讲究的。收在《张充和诗书画选》中写于三十、四十年代的作品的纸都很好。

 

 

 

从收录的书法作品看,张先生到美国之后的书法风格和三四十年代有很大不同,据书附录文章看,民国时期她在重庆是向沈尹默先生请教写字的。

 

先生在三十年代的书法今天还能见到一些,那时的字写得很活泼,很清雅。她在1940年认识沈尹默先生后,在沈先生的建议下,开始系统地临帖,字的法度开始比较谨严了。到了美国以后,她在六朝墓志上下过很大的功夫,所以,作品表现出高古的韵味。

 

 

记得您说过书法是属于社会精英阶层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请教您——作为普通读者,该如何欣赏张充和先生的书法?

 

在过去,书法确实是属于精英阶层的,但是这在当代发生了变化。有了大众的广泛参与。但识字的人们中,大多数是不练习书法的,对书法也比较陌生。对于那些没有书法训练的普通读者来说,他们可以读一下我写的解说文字,同时找一些当代的书法来和张先生的书法做一个比较。我想,即使是没有书法基础的普通的读者,大概也能感受到,张先生的书法中有一种很恬静的东西。

 

 

 

先生在西方生活了大半个世纪,但从她练习书法、绘画、写诗以及教习昆曲这些生活内容来看,她一直是传统中国文人般的生活着。您是八十年代初去美国的,认识张充和先生也很久了,一定有很深的体会。

 

先生虽然在美国生活了六十一年了,但一直保持着中国文人的生活方式。能做到这一点,大概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她的丈夫傅汉思,虽是德裔美籍教授,但是他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仰慕中国文化,对张先生的艺术活动很支持。第二个原因就是张先生自己的努力。她刚到美国时,开展中国艺术活动的条件并不好,但是她都会想办法来克服困难。缺少宣纸时,她会在一种吸水的洋纸上画画。她还自己做表演昆曲的服装和道具。此外,她先是居住在华人比较集中的西海岸,后来搬到了华人同样比较集中的东海岸,所以她有自己的圈子。她也和在港台、澳洲的华人学者有翰墨往来和诗词唱和。

 

 

 

张充和先生在八十年代为耶鲁大学梅花展图录写的参考书目,中国书法夹杂在英文当中,气息高古,极其有趣。这似乎也是在传统中文社会里不容易发生的书写案例。

 

先生的这件“作品”确实写得很有意思。记得2001年我编《张充和小楷》时,收了这件作品,一位朋友不解,问张先生说,你有这么多的小楷,为什么白谦慎偏偏选这件?张先生笑而不答。她知道我为什么选这件作品,因为这是她书写得极为精彩的一件书法,很随意,但又很精到。夹杂在英文中,格外有趣。从这件书法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张先生早年书法中那俏皮的一面。这次《张充和诗书画选》再次收入了这一书法,但是由于书的开本比较小,字略显小了些,有一些细节没有出来。我和编辑沟通过了,如果有再次印刷的机会,选局部放大。顺便说一下,我最早见到张先生的小楷,就是这件。1988年,我到美国首府华盛顿特区拜访傅申先生,傅申先生给我看这件小楷。也就是因为这件小楷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决定去拜访张充和先生。 

 

 

从您介绍的张充和先生每日临帖,到此书收录的诗书画,应酬作品极少,尤其是画作,更像是文化人的自娱自乐。这与书画界瞄准赛场、热衷展出的行为相比,是比较少见的吧?

 

是的。我向国内的同道们推荐张充和艺术的重要原因,就是希望在中国社会和文化发生巨变的时刻,一起来看看我们的前辈怎样保持着中国文人艺术“聊以自娱”的传统,看看这种传统下的艺术所具有的精神境界和品味,看看有哪些东西值得我们继承。

 

 

您是张先生的同行,且研究书法理论,最近荣宝斋出版社也出版了您的书法论文选。现在谈起张先生,不少人喜欢提及她的家世、汉学家丈夫、民国师友氛围等等,作为专家,也是这本书的编者,您怎么看张先生的书法?

 

先生的家世和交游,当然对她的艺术很重要,诚如余英时先生在为《张充和诗书画选》作的序中所说,张充和所受到的传统教育,在二十世纪只有少数的世家才能给予子女提供这样全面的传统教育。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到她的艺术,对她的艺术渊源、特点和成就,进行细致的分析和贴切的评论。至于我怎样看张先生的书法,我在书中,对她的书画的风格来源和艺术特点都作了一些分析,如果要我来概括她的书法,我会以“清新”和“雅致”来评价她的书法。至于这样的评价是否允当,还要请读者们来评判了。 

 

在结束采访前,我想借贵报作两个更正。第一个是某报刊在采访我时,我称张充和为国宝,但采访发表时,误作活宝,意思完全不同了。第二个是有些媒体把我在2002年春季曾在哈佛大学作为客座教授这一学术履历作为我的学术头衔来报道,这是有所不妥的。我只是在那个学校做过一个学期的客座助教授(Visiting assistant professor),学期结束后,我就不再是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了。在我的学术履历中固然可以写上这一经历,但是不能作为一种学术头衔来介绍的。

 

谢谢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11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