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夫妇善哉  

2010-06-10 09:38:29|  分类: 约等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夫妇善哉 - 易大经 - 湾讯

 

夫妇善哉 - 易大经 - 湾讯

 

 

夫妇善哉:一种小吃,一部电影,一本书


戴新伟


日本演员仲代达矢为美国人Audie Bock女士所写的Japanese Film Directors(此书尚在翻译中,译者翻为《日本电影大师》)一书作前言,谈到他合作过的导演们,“抑郁不欢如成濑……”抑郁不欢四个字说得太好了(或者说翻得太好),简直有种恍然大悟深孚我心之感——对于看成濑巳喜男电影的观众而言。至今我看《浮云》,仍然悲哀大于喜爱。高峰秀子与森雅之所演一对不伦恋人,身处二战后日本凋敝的社会画卷里,其穷愁苦病种种,大概正是人之真相,婚姻之真相,人生之真相吧。如果说周防正行的《乱伦家族》是对小津安二郎富足平和追求幸福家庭观的反动,成濑的电影则是一种拨乱反正,一种还原——人生原本不只有殷实的平庸的生活,或许成濑电影中的人生才是最普遍的人生,比其他都来得真实。

    后来,我读原著小说不能罢手,林芙美子的《放浪记》以及其他。

大道多歧,人生实难,原本没有单纯的快乐与不快乐,只是成濑的电影里实在太多为了一时快乐而长久不快乐的人,亦太多为了让别人不快乐而自己不快乐的人,这即是所谓世相吧。《浮云》里森雅之与高峰秀子的分分合合,总会给人“人生大抵不过如此”之感,女人惨,男人更惨,他们的随波浮沉与《稻妻》、《兄妹》里的茫然无依很像,这大概真像仲代达矢所说的,皆因导演的“抑郁不欢”。所以森雅之的阴骘之气正合《浮云》的悲哀气息,到了《兄妹》中演大哥,仍能让人不快。他这个角色也是要让人不快的。
我看过的成濑电影,最平和的要算《饭》。原节子的温静,上原谦的清朗,让人边看边有“成濑拍这部电影时大概心情不错”的感叹。或许对我这样的平常人来讲,更喜欢《饭》这样的琐碎人生吧。就像同样是讲述大阪生活的《夫妇善哉》,无论是织田作之助的原著小说,还是丰田四郎的电影作品,都超乎寻常地喜欢。商店小开柳吉迷上了艺伎蝶子,不顾身家性命地私奔了,这也是“为了一时享乐而作出的愚蠢事”,但不同的是,小开本来就是为了享乐的,自然也无所谓愚蠢还是不愚蠢。当看到两个人虽然潦倒,柳吉却花一天一夜时间煮海带,只因为这样更好吃;两个人每次开店不论赚钱与否柳吉总想寻欢作乐喝个大醉,柳吉是好笑但也是非常可爱的。
号称无赖派作家的织田作之助,在小说《广告气球》里写“孤儿回忆录”,说——“既然是不太美好的故事,那就用活泼有趣的口气来讲吧!”既然是不太美好的人生,也不妨用活泼有趣的方式活下去。可以说,《夫妇善哉》始终充满着一种诙谐有趣的气质,不论柳吉与蝶子的命运有多么不堪,喜剧感始终胜过了悲剧感。丰田四郎之了不起正在于,他起用了森繁久弥和淡岛千景两位来演绎柳吉和蝶子的放浪人生——森繁久弥简直演活了柳吉,挑剔蝶子父亲做的小吃,凡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公子哥儿作风,尤其是他那一张动辄眉毛胡子皱到一起的脸,叫只有二十岁的蝶子“老太婆,零用钱不够啊”,天生吃软饭的家伙,鬼马得让人开心不已——即使是这样糟糕的人生。淡岛千景也把蝶子这位出身寒微地位低级的女子那种小家子气、虚荣、努力和最难得的果敢都演出来了。
如果先读原著,再来看电影,会有不谋而合的感觉——无论是我想读到的还是看到的《夫妇善哉》,都正是这个样子,最好世间所见也是如此。
看了《夫妇善哉》,总想说一句,要排戏就排一出喜剧吧!虽然以悲景写悲与以乐景写悲并无绝对的区别。艺术从来不乏往人生的幽微处做文章,却没有比充满热情的悲观者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的了。
这也是我喜欢夏目漱石的原因。他小说里身为“背德者”的夫妻们,都活得凄凉而幸福。
台湾译者黄瑾瑜在《夫妇善哉》的译者序里第一句话就说:“捧读织田作之助的作品时,总是不禁升起一股想一游大阪的念头。”可见织田作之助大阪庶民故事的魅力。但我觉得他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勾勒了大阪的世俗风情画,小人物的生活况味,正如“夫妇善哉”并非仅仅是大阪城的一种食物一样。在小说的结尾,两个人一起去吃“夫妇善哉”,谈起这道名字,借蝶子之口说:
“应该说,夫妇两个人会比一个人好吧!”
在《浮云》结尾,高峰秀子随着森雅之前往小岛一起生活,大概人生也可以归结为这样一句话吧?而成濑敢于以高峰秀子之死来收笔,先不谈究竟是热情的悲观还是一味的愁苦,无论如何,成濑的黑暗程度在日本导演中是少见的——也许黑暗两个字换作伟大,同样成立。

 

2005年10月

 

PS:前天宏亮兄告知,在六月号《书城》上看到我文章。应该就是这篇旧文了。多谢彭伦兄慈悲发表。旧作总是令人有点背心焦急~~~

  评论这张
 
阅读(12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