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轴河山几多愁(梁以墀)  

2010-11-19 16:54:26|  分类: 杂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轴河山几多愁

——陈池秀一幅画作的奇遇与浮想

梁以墀

 

转载:一轴河山几多愁(梁以墀) - 易大经 - 湾讯
 

 

一轴细小窄长、构图简洁的山水画,作者无籍籍名,在各类艺术大师宏篇巨制遍布的展厅中,是不会有多少人留意的。不过,这幅画清高的气格让我驻足细观。画上的题款,似寓深意。款云:“剩水残山欲断魂,曾无鸥鹭点黄昏。何当一艇横孤棹,醉傍云根卧月轮。己丑双星渡河日,画前人诗意于香岛云衣楼中。牛子并记。”钤印:池秀之画。

这是2010年10月广州的四季嘉德拍卖会预展。时在中午,飓风“鲇鱼”正横扫台湾,逼近广州,展厅中观者寥寥。我静静地读着牛子的画和题款,初步推断它是民国时期的作品,作者可能是因为战乱从大陆流寓香港。再看画旁的拍卖标签以及拍卖图录中的标示,均为:牛子弦山水立轴。拍卖估价不高,没有作者简介。我笑了,谁又会知道“牛子弦”这个画人呢。这是误读,因为画作落款中“牛子并记”的“并”字,作者用了两个“立”字并排的行书写法,骤看似是“弦”字。我相信这是一幅有历史涵载的作品,决定把它拍下来。

回家翻查资料,从“牛子、池秀、云衣楼、己丑、香港”这些字眼中寻找线索。费了一番工夫之后,综合所得,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作者陈池秀,号牛子,广东台山人,长于广州,曾在南武中学任教。少年时开始学画花鸟、山水,得力于龚贤以及石涛、石溪。先后拜刘玉笙、程竹韵为师,更得到过李研山的指导,是广东国画研究会的骨干成员之一。后来徙居香港,居所号“在湄山堂”,位于当时的樟树滩,斋号“云衣楼”。与名流罗叔重、刘秉衡等有交游。至1958年,尚与流寓香港的广东国画研究会中人如李凤公、张谷雏、黄般若、邓芬等有雅集。

从以上资料中,我得到了一把开启这幅画作的钥匙——广东国画研究会。这是一个1949年以前名动九州,1949年之后便消沉于世尘的艺术流派。该研究会正式成立于1926年2月,当时的中国,列强环绕,并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外来文化的猛烈冲击,从思想、政治到艺术,唯洋是举,中华大地陷于国家危机与文化危机的局面。此时广州一批艺术家举起了守护国粹、继统出新的大旗,成立国画研究会,并与当时代表新思潮、着力融会洋人技法的岭南画派在报刊上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论辩。国画研究会的主张得到了全国坚守国粹的艺术家的响应,远在上海的黄宾虹也加盟了广东国画研究会,该会鼎盛时期有艺术家五六百人之众,为当时全国最大的艺术社团。然而,政局动荡、日寇侵华、国共内战,国画研究会也随之分崩离析,成员风流云散,不少人更别井离乡,流寓港澳和海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彻底除旧布新,践行新思潮的岭南画派在新政权的嘉许下红极一时,国画研究会则在“砸烂一个旧世界”的中国大陆上灰飞烟灭。

要而言之,国画研究会是在极度强势的外来思潮于中国鹊巢鸠占之时,奋起抵抗的一群文化遗民。庾信《哀江南赋序》云:“山岳崩颓,既履危亡之运。”于此时际,担负起兴灭继绝的责任,今日回眸,他们的事迹仍然悲壮。中国之文化精髓,不因朝代更迭而泯灭,正如罗韬跋胡文辉《现代学林点将录》所言:“往往赖遗民以作断藕之丝,其气虽微,而前代所凝聚之精神价值、文献英华、制度精义,不但赖之谨守勿失,潜行而不绝,更因斯人之沉忧悲愿,与世运相感激,益发彰显其潜德之幽光。”

了解以上背景,现在可以解读陈池秀这幅画了。细小窄长的纸幅中,只是冷冷清清的山石水岸,笔墨线条,简洁沉着,画面疏阔空灵,竟无一棹一鸟。唯几点古艳之红叶,在荒寒山水之间,点缀一丝温情。此画作于“己丑双星渡河日”,即1949年的农历七月七日。此时的中国大陆,国共内战尚未结束,然国民政府大势已去,中共正挥兵南下,直逼广东。画款上所引之诗:“剩水残山欲断魂,曾无鸥鹭点黄昏。”寄托的当是干戈缭乱,山河破碎之伤了。而画于“双星渡河日”之“香岛云衣楼中”,则令人遐想不已。为什么把居所命名为云衣楼呢?“云想衣裳花想容”,只有一个解释,是苦苦思念着一个人!此画,是写于兵荒马乱,鸳鸯离散,异乡孤独的七夕之夜啊。老怀易感,情何以堪。一轴寥落的河山,更不如蚱蜢小舟,载不动许多愁。

我被这幅画深深打动。它承载着一段兴亡历史,一份坚守传统文化精粹的遗民情怀,一道心血凝聚的艺术之光以及一个艺术家的悲苦际遇。

拍卖当天,这幅被标作“牛子弦山水立轴”的画,几乎无人争竞,它是没有多少“投资价值”的,即便是标明“陈池秀”的画,亦不会有多少人感兴趣,更何况变成了“牛子弦”,谁去理会呢。当我双手捧着拍得的“牛子弦”画作以及打印着“牛子弦”字样的拍卖票据回家时,也颇有几分荒寒中的暖意。

 

公元二千零十年十月三十一日记于听渔阁

 载于南方都市报“大家”版。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