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尘世美  

2009-07-28 14:20:24|  分类: 小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尘世美 - 易大经 - 湾讯

写给饮茶版。请见今日(7月28日)A2叠12-13版“广州名片”:《“叹”出世俗的幸福感》。

 

广州尘世美

 

五十年代初,黄裳先生到广州“北园”吃茶,上来一盘绿油油的青菜(芥蓝),他大吃一惊。八十年代初再来,在“泮溪酒家”,发现隔座喝可乐,点心依然那么多。这篇《南行琐记·广州的饮茶》显示了名记者的观察力,也略略有些北方人的不习惯——哪有喝茶吃炒菜的啊。多年后我被领进客村那家“南海城”饮茶,内心震撼与黄先生仿佛。当时是下午四点多,一个喝茶的地方,居然隔三差五便有服务员推着刚出炉的点心,随手可取:萝卜糕、咸肉棕、牛仔骨、蛋挞、麦包、叉烧包……我立刻为清淡的、热气腾腾的、各种各样的粤式点心所折服,从此拥抱粤菜,再三拥抱。对我来说,第一次知道白灼牛柏叶这么爽,这让我嗜辣的同乡很愤怒,因为四川火锅里面的牛柏叶年代也很悠远了,不仅爽而且脆。

我保留了第一次饮茶的点心单,那张复写单上一小格一小格的点心名字、份量大小、价格让我明白何谓人生中极好的事物。其后深更半夜再去城中著名的“幸运楼”叹茶,看看蜂拥拿号等着叹茶的人群,再看看偌大的大厅里人声鼎沸的盛况,尤其是点心出炉须得眼疾手快武功很好,不然没得吃。那么世俗,那么元气淋漓——我来自一个街上遍布茶馆的城市,那一刻深深体会到了喝茶与饮茶的不同,龙门阵与倾葛的不同,生活方式的不同。

理解粤文化,有人从民国年间北上的文人团体开始,有人会从三十年前的富裕传说入手,当然,大量的年轻人是通过香港电影特别是星爷来理解。对受过录像厅教育的我而言,却是从港片的世俗场景开始的,逼仄的街道,悬挂了尽可能多招牌的街道,以及发生各种爱恨情仇的茶楼——当我到了广州,第一次看到服务员推着各种茶点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我终于理解了“潇洒哥”的工作,尘世美就在他的小推车上,那些茶点无一例外折射着人间的幸福。

茶楼在香港文化中体现了生活的日常性,我的朋友黄灿然就是在茶餐厅里写诗,香港无线台的情景剧至今仍将故事安排在茶楼,而在广州,上茶楼更像一日三餐让人无从郑重书写。我去过的有限的茶楼如今不少已经执笠,从报纸上看,这两年发生的“茶楼新闻”亦不在少数。比如因某茶楼规定早上七点前入座不收茶位,结果茶客来得早去得晚叹茶叹空调,店家终于顶不顺,起了纠纷。又如茶楼薄利,天河北附近商业圈少有经营者,街坊感叹生活不便。据我所知,不少的粤菜酒楼午前是供应早茶的,但从消费者的年龄构成上讲,叹茶的还是老年人居多,至少每天上午离开家看到安坐在会所里叹茶的街坊,我能感受到那里有一种尘世的幸福,安详,知足,快乐。当周末坐在其中,我并不计较茶水还有漂白粉味,也不再猜测邻座是否港片里的大佬,在这种粤式的饮食氛围里,啃一块黑椒蒸凤爪喝一碗枸杞猪肝粥,看一份报纸,跟老友吹水,即是享受人生难得的闲暇和从容。

食在广州,粤式茶楼的前身是酒楼,广州茶楼的历史帐簿上有许多显赫的名字,清末太平路就有“陆羽居”。有人说,居就是隐,让人可以躲起来。茶楼提供给升斗小民的,决不止一个躲起来的空间,一个繁华的倾葛场所,一顿流动的丰富宴飨,更是几代岭南人心灵上的慰藉。能够传达深厚历史,表现地方生活特色,体现普通人幸福指数的,茶楼是不该忽略的。前不久在中原某城市,当地友人要找一个可以痛聊的地方,结果去了粤式茶楼,黑椒牛仔骨像在广州吃到的一般好。那个晚上我觉得很愉快,广州的尘世美在其他地方开花了。曾经见过“陆羽”的一张图片,服务员阿叔正在收拾桌面,他手上的金劳和戒指又俗气又富贵,那么满足、尊严、天长地久,闪耀着幸福的微光。蔡澜说他最怕的是被人捉到从M记出来,而我只希望不要被自己的孩子胁持着只能去类似的某记喝可乐,在落地窗里被人观赏。茶楼的生命并不微弱,并不陈旧,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不要碾碎这些“尘世美”,不要让我们只有吃薯条没有叹茶的地方。

 

 

PS:对第一次饮茶时拿走的茶点单我有印象,不过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怎么也想不起放在哪里了,当年的日记本里?成都老家的杂物间?所以上周末在会所喝茶,再拿了一张。对着这张茶点单我写了上面的杂感。

 

广州尘世美 - 易大经 - 湾讯

 

粤式茶点:虾饺。黄皓摄。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