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李霁野在意大利(外一篇)  

2009-06-06 10:39:07|  分类: 约等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霁野在意大利(外一篇) - 易大经 - 湾讯

 

有这样一位反法西斯战士……以及画家

易大经

 

百花文艺出版社199112月出版的《李霁野文集》第一册,印数只有1000册,包括作者在解放前出版的《温暖集》、《给少男少女》,解放后出版的《意大利访问记》。从旧书店拣回此书,只为第三辑有一篇《访卡罗·勒维》。访问时间为1956416,李霁野说,“我们出国时,就知道他的《基督不到的地方》正在翻译中,不久就可以出版……”王仲年、思绮译的《基督不到的地方》,新文艺出版社19566月出了第一版,这一版有格·鲁勃卓娃写的序言(译自此书俄译本),而19823月上海译文出版社的重印版,则去掉了此序,附了一篇译后记。

卡罗·勒维的这本书,李霁野和格·鲁勃卓娃称之为特写集,中译本则说是纪实小说、现实主义文学。它是卡罗·勒维这位“意大利作家、画家、反法西斯战士”被墨索里尼政权流放到意大利南部卢卡尼亚地区的记录,书名体现了当地的贫穷落后,卡罗·勒维更记录了民风的愚昧,底层生活的黑暗。我是无意之间得到此书的,后来在旧书店看到此书的初版,又买了下来(不知道封面画是否即出自作者之手)。这可能要被搜罗新文学的行家哂笑,何况还是“反法西斯战士”的书。但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位反法西斯战士的作品,还是一位作家、画家的作品;那些泛政治化年代所附加给文学作品的符号、意义,经不起读者的阅读检验。卡罗·勒维记下的山村纪实,可以和经典的文学作品比美,《基督不到的地方》即是一部描述深刻细致的游记作品——惟一不同的是作者所写的并非“优美的风景”而已。不学无术、热爱监视别人的村长,连注射和包扎都不会的医生(当然就有了没有受过任何医学教育的药房姑娘)——结果村民都去找卡罗·勒维看病,因为他曾悬壶行医。还有酒徒教师(于是相应地产生了不会写自己名字的学生),热衷于写告密信的太太们。而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自19世纪以来就是这样贫穷无望地生活着,就像卡罗·勒维写的,“基督从来没到过这么远的地方,时间、个人、希望、理智、因果关系和历史也都没有来过”。这本书像一部紧凑的短篇集,尤其像19世纪俄国作家笔下的故事:愁苦的人物,满身泥泞地行走着。

《基督不到的地方》写于1943年到1944年,卡罗·勒维是在监狱里回忆大约十年前的流放生活。据俄译本序言说,在1954年威尼斯举行的一次展览会上,“最突出的是卡罗·勒维的一套描绘卢卡尼亚农民生活的组画”。这些组画应该没有这部书流传得广,至少中译本如此,除了前述提到的两种版本,译林出版社2001年还出版了新译本。这应该不会仅仅因为卡罗·勒维是反法西斯战士吧!

 

 

李霁野在意大利

易大经

 

在网上查得,《李霁野文集》九卷,2004年百花文艺出版社为李霁野百年诞辰所出,不知与1991年那一版有何关系。除了对李霁野访问卡罗·勒维那篇感兴趣,其实我对李霁野在意大利的游历都很感兴趣,1936年他曾到过意大利,不过,1956年则是作为中国文化代表团成员访问意大利,二十一篇访问记次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了单行本。当时新中国政府派出的文化代表团,照李霁野的说法,“主要是想多接触各阶级的人物,多交些朋友,以增进两国人民间的友谊。我们的参观游览是次要的,只匆匆看一看罢了”。(P444)但他还是在“任务”之外,忠实地记录了浮光掠影,虽然没有透露出再次游历古老国家的私人感受,但1956年的这趟游历是详细的,可以作为一本简略的文化交流记录。

战后新中国的文化人访问意大利,此行重叠了多层废墟与重建的含义。代表团访问者多是意共人物(葛兰西研究所是必访的),大概也是战后常见的左倾现象。不过,“我们初到意大利时,一位同志开玩笑说,我们是资本主义国家,要尽量剥削你们的劳动!我们欢笑着同意了。”(P493)最有意思的是《游古罗马废墟》一文说,“人类从罗马接受了不少优美的文学和文化传统,这些使我在废墟中感觉到画境和诗意”,紧接着,“不过我知道另外一个罗马城,它更富有生命和意义,因为它在战斗着,发展着”。(P457-458)这两句,多像是1936年的李霁野和1956年的李霁野说的啊。某位热爱京剧“闹天宫”的夫人以为《金瓶梅》是《西游记》一类的读物,为她十几岁的儿子订了一部(意大利译文版)。但像这些有趣的细节(也是文化交流)并不多见。

战后意大利确实“发展着”,关于这一点,在费里尼、罗西里尼、奥米(Ermanno Olmi)等人的影片里有详尽的世相叙述。尤其是奥米的《工作》(1962)、《米兰心事》(1963),从小人物的身上可以一窥战后意大利社会的凋敝,在工业化的热火朝天之中,谋求一份工作的个人有多卑微。李霁野等人看到的是意大利的古迹,是现实政治斗争,是个人的使命,因此这部访问记留下了时代痕迹,但也值得一读。在那些浮光掠影的间隙,也有不囿于时代的痕迹保留下来了。在《海上的城市威尼斯》一文中,有两段寻访马可·波罗旧居的记录:

 

听说马可·波罗的旧宅离得很近,步行十来分钟可以到,我们就去看了看。在小巷里转了不少弯,可见到的只是早已改作剧院的老房子,仅在后面的墙上有个纪念碑,是十九世纪加上的。这里大概只是遗址,房子未必是原来的。附近有马可·波罗时代的房子,现在还有人居住着,那里还可以看到当时的情况。马可·波罗的旅行见闻,威尼斯人并不相信,只当作痴话。他的旧宅旁边一个大院,被人叫作疯人院,就是对他的讽刺。

晚上下着微雨,识路的意大利朋友领我在街上步行很久,有些小巷只能单人通过。静得很,见不到一个人影。在偏僻的角落或路口,往往在小龛里供着圣像,面前点着半明半暗的长明灯。我们仿佛可以随时遇到马可·波罗的幽灵在这里留连徘徊。(P489-490

 

这一天是1956425。这一天的两段话我以为是和阿城19925月到7月写下的《威尼斯日记》是契合的,虽然隔了差不多四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