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正在失去  

2009-06-11 17:58:49|  分类: 在寺右街周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在失去 - 易大经 - 湾讯

 

正在失去

 

在旧书店老板来之前,我再次翻起了那些书,一些出于“普及本的文学作品在任何一家书店都能买到”的理由将要清理掉的书,哪怕还未读过。但无论是从书架上取出来,还是现在随手翻翻,在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总有一两个句子率先映入视线,将其他段落抛在身后。虽然它们总是摊开的两页里的精华部分,但我丝毫不想改变它们的命运——不想它们沉睡在我的书架上。

“当地性情暴戾的居民很少上山,到那座美观的、经常充满节日气氛的城市里去。”这是库普林写冈布利努斯啤酒馆的一句,显然,居民们都去了冈布利努斯啤酒馆。

“黄昏渐近。碧绿的天空,碧绿的田野。兵营里传来傍晚六点钟的号声;这是从前处于戒备状态的部落,或者中世纪被围困的城市,流传至今的习惯。”这是阿斯图里亚斯的《总统先生》,第二十页。

“他那时大概有十二岁,或者十三岁,是个内地的少年。但突然帕勒莫区的大街抓住了他,他开始变成了另一个人了。他变得好斗,因为他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充满敌意的环境中。”这个人是阿根廷作家科尔顿笔下的托里比奥,这篇小说收在科尔顿薄薄的中短篇小说集里,谁知道他为什么要给小说取名叫《小加德尔》呢?

“收获葡萄和水果使我们愉快地度过了那一年的其余时间。加之又处在善良的人们中间,这使我们对田园生活逐渐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出自人所皆知的卢梭《忏悔录》。

“每个男人都想把姑娘的温暖的乳罩扯下来,还一面用手抚摸姑娘的背部,而姑娘们则半张着口唇,既惊且喜,投入到黑夜之中。一声号响代替男人占有了姑娘们,只需一句热烈的话语就使得她们像是被砍断了的树木倒在舞伴的怀中,于是出现了一种不动的长跑般的喘息声,她们仿佛跃上了夜空,跃上了城市,直至一段细碎的钢琴声才使她们清醒过来,但已筋疲力尽,不过,直到下个星期六之前她们仍然是处女。”多奔放!多痛快!一股小酒馆的烟酒汗味。出自阿根廷另一位作家胡里奥·科塔萨尔六百页的小说《跳房子》。

“皮洛尔热,我的小乖乖,我的朋友,我的甜酒,你那漂亮的虚伪的脑袋碎了。”这是让·热内在《鲜花圣母》里的呻吟。

“你尽管嘲笑我好了,尽管嘲笑我这个自以为见多识广的老笨伯,居然被一个小伙子的这些蠢话迷住了。”这是我喜爱的法国作家让·吉奥诺在《庞神三部曲》里写的,这会是什么故事呢?我还来不及读《庞神三部曲》,而旧书店老板就要呼啸而来了……

我们是因为认识到何谓坏的东西才将其扔掉吗?在我堆放书籍的房间还有空间,但我必须要失去一些书,并不单单是没有保留价值的书,而且还是那些我读过的深爱的书,也包括一些尚未读过可能美妙的书。我多愿意多翻两页,知晓在城市广场上贪婪喝水的托里比奥究竟会干些什么,不可否认,这些零碎的段落带走了我,并且给了我巨大的想像空间。我迷失在那些巨大的空白里。但是当我发愿——不论何时何地——要将那些闲置的书一一读完时,我心里某个角落发出了响亮的笑声,我自己也笑出声来。我不能想像自己像守财奴那样攫取一本又一本书里的好故事,即使是领略无数的风景这样的想法都不能,这只是一种以数量取胜的欲望,而非力量。丧失是必要的,是对它们沉睡在我书架上的那些停滞时间的一种结果,一种代价,一种报偿。再说,占有一切风景的想法也必然受挫于所有单调的风景这一事实,这多悲哀的事实。而到最后我的心灵还剩下什么空间,哪怕那些都是绝对精彩、流淌着丰富精神营养的好故事。

我未曾读过的书凭借几句话迷惑了我,但到此为止就够了。“不能计算时间,年月都无效,就是十年有时也等于虚无。”(里尔克)我已经懒得再去查证哪一本是十年来未读的书了,与其说它们像时间本身那样飞快地消逝,不如说这未经赏识的长久以来的孤独也在迫使它们离开我,去寻找第一时间就能打开它们欣赏它们的人。不可否认,人类占有一切美好事物的念头狂热而根深蒂固,而对我来讲,只有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旧书店老板可以拯救这个愚蠢的头颅。仔细想想,你只是卑微的一个人而已,你是否配得上一丁点对等的美好的事物,正如与绝大部分美好事物分开的这种宿命并非我一个人的不幸。

090603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