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读西门媚《实习记者》  

2009-03-09 13:39:30|  分类: 约等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西门媚《实习记者》 - 易大经 - 湾讯

 

致青春

读西门媚长篇小说《实习记者》

 

读西门媚长篇小说《实习记者》,只用了某晚做饭到吃饭前前后后一些间隙。这样说,既可以理解为小说轻松好看,也因为这是一部情节、人物都并不复杂的小说。但还有较私人的阅读经验——无外乎让我边读边想起了当年类似杨蔓的一些经历,相当年轻的,相当迷茫的,一无所有的,又是一点一滴的,毫不在乎的,又是不离不弃的……那种生活状态。正是这位抛弃了安逸的成都生活去到北京、在报社做常人都不屑做“夜班编辑”兼“实习记者”的杨蔓,让我想起再过四个月,我就进入杨蔓这行整整十年了。差四个月十年前的那个下大雨的下午,我骑车去成都东珠市街某楼找某报编辑阿仁。我希望留下来工作(意思差不多是做什么都行,设若如“夜班编辑”,我也会做的,但显然那时我毫无行业经验,除了写过几篇豆腐块),阿仁却告诉我,他们几个人正在筹办一个类似于央视《东方时空》里“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那样的栏目,缺人。如果我愿意,明天就可以去采访了。

即使未读西门媚的小说我也会常常想起这一天,毕竟它对于我个人具有重要的意义。我想,从那天起我的履历上有了这么一笔: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在成都接受初等人文教育。我后来写了一首诗,《当黑夜降临我们在郊外》,就是为了“一九九九年的关怀”,写给那帮影响我至深的师友的。当读到“夜班编辑”杨蔓向“实习记者”的角色转换,躲在资料室学习优秀的新闻稿,良师益友孙淼带她暗访与写稿子等等,这些细节对我来说是熟悉的,也是激动人心的。惟杨蔓之故事乃是小说,她“催生”了一个读者的共鸣。我的共鸣是个人史,并且是十分微不足道的。那年七月份晒着太阳跟两个安徽来的石膏塑像师傅在郭家桥南街练摊,到夜里一起骑车返回他们住的旅馆,这是我最初的采访之一。我自有更多类似于杨蔓的职业经历细节,但其中的滋味与意义只与个人有关,即使写出来也也非何种“范式”。我要感谢这部小说所给我的“回味”;然而就我理解的《实习记者》来说,尽管杨蔓经历了北京的媒体训练以及小说结尾还未写到的广州媒体风格,以及文艺圈那点事,要让杨蔓担当起某种新闻学甚至新闻断代史的作用,又或者所谓揭开新闻界内幕云云,都未免坐实了风景。何况这几年的“实习记者”风格作法又有所不同,实在没有必要将小说读成教材。

我赞同的是西门媚的献辞,亦深受感动:

这本小说献给你。

如果你曾四处漂泊,又满怀希望。

如果现在你仍是这样,居无定所,仍相信未来。

如果你张望世界,还没踏进社会,一切还没开始。

或者你经历了成长,和我一样,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走过来,已经长大。

这本小说就是献给你的。

为什么杨蔓要去人生地不熟的京城讨生活,遇上的工作待遇又差,基本算来是个报社的临时工(如本地土著与“外来务工人员”的冲突在小说中有详细描写)?其中那位告密杨蔓与孙淼卖废报纸乃是“偷卖”报社资产的收发室大妈或许是个关键。在杨蔓活动的那几年,也是市场化的都市类报纸发展迅猛的阶段,诚如小说中解救童工一节,又如屡屡提及的“南方新闻周报”,这样的大环境都给一些人提供了机会。是给什么样的人,又是什么样的机会?可以说是一些游荡分子,不安分的人,可以说是为了理想,为了自由,也可以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但无疑终于有了摆脱之前牢不可破、枯燥乏味的工作与生活形态的可能性了。没有人愿意去做令人厌憎的收发室大妈,因为这个形象几乎代表了一成不变毫无作为毫无自由的生活。投身报业的男女难以数计,尤其此一时彼一时,不能要求每一位都怀揣新闻理想去拯救苍生,但,实在也不能周围尽是收发室大妈这样的人。如果有人认为这仅仅是一份工作,也难以苛责其犬儒。如果想实现理想,甚至做实习生也是想做最牛实习生,也难以责其机心。但如果有人觉得这是一份令自己愉快、开心、得到自由的工作,我想他读《实习记者》是能得其中三昧的。我这样说,或许是庸俗化了杨蔓及其故事,然而这些年来所见的人事——既然自由,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见不到呢?!——既充满凌厉浮躁,亦不少故作狡狯大言欺世,更不论等而下之之流。就个人的看法,我确实相信生活这个词比理想更崇高比担当更有逻辑,更有说服力。

应该说,假如要写一部关于新闻界的小说,是有故事有看点有内幕的,然而任何对于一个行业的文学作品,又须有一点更为高远的东西。西门媚选择了精神自传这一出口,自然将小说从一般的纪实提到了文学的高度。纪实文学、内幕小说并不见得就有多糟糕,然而在那样的形式之下,读者不会觉得情节、命运与自己相关,没有不同生活里的同一种痛感,简单粗暴地说,是感受不到何谓文学的力量。诚然,我之感动自然在于我也是个同行,我想单就杨蔓在京城租房的故事,是会打动很多年轻的、曾经年轻的人的,管你是不是替报社打工的。但就小说的容量来说,还是稍嫌单薄了一些,正如结尾于杨蔓去广州发展,我以为西门媚还可以再写一部关于杨蔓的小说,毕竟,实习记者杨蔓的生活追求亦不仅仅在京城打一份新闻黑工。当然,书还可以出得更漂亮一点。

《实习记者》是一部精神自传小说,感情世界的声音也占据很大部分——虽然大部分的精神自传小说都是不成功不成熟的感情,但无论从小说还是人生角度看,也不能没有这道环节。从某种意义上讲,进入成人世界的遗憾、受挫,正是成长小说的魅力之一。杨蔓与孙淼、汪时宇等人的感情纠葛有着难能可贵的清爽。这是小说的有趣之处,像孙淼这样“业务水平”一流的“老师傅”,“感情业务”的水平却只够做杨蔓的实习生——像孙淼杨蔓这样的关系,是应该前者教会后者如何去爱的,然而前者恰恰不会。直至小说结尾,也难以想像,孙淼是从“实习生”那里学会了一点什么。这是令人怅惘的。这在成长小说里,也是极为常见的——不是所有人都在成长。在杨蔓的年纪,能这么简单地处理感情,而不是粘粘糊糊的,不是文艺腔的,不是文学性的,恐怕很稀少,何况又是在这么一个知识分子圈(而现在又似乎流行一种恶狠狠的风格)。这大概也说明了此书的一大特点:当“渐渐会有那遥远的一天,你生活到了能解答这些问题的境地”(里尔克语),既不需要一种酸溜溜的感伤来安慰自己,更不必自我神话、弄些廉价的心灵止血剂与狗血来说服别人。在我的理解中,这是精神自传体的成长小说最难得的品质。奥斯特洛夫斯基同志不喜欢面对往日产生悔恨,该信条鞭策了中国人大半个世纪,岂不知悔恨实际上具有哲学上的批判作用,应该好好利用。他尤其该认识认识杨蔓记者,了解一下,为何一个人纵然经历丰富也可以毫无负担地生活,干不了大事也能睡得着。

附,西门媚blog: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ximenmei

读西门媚《实习记者》 - 易大经 - 湾讯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