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王屋山笔记》及其作者  

2009-03-03 17:33:21|  分类: 约等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屋山笔记》及其作者 - 易大经 - 湾讯

 

《王屋山笔记》及其作者

易大经

 

何频先生的日记体散文集《看草》(河南文艺出版社,2008年),我读了好几遍。因是日记体,较为松散,有多种读法,如以其观察的花草种类、所经行的观察地点,都能映照出观看身边植物而知时令变化与社会变迁之意。花草并非每个阳台都有,然而书中观察场地由野外逐渐蜕变为城中村的过程,却是现代都市人熟悉的生存场景(对那些成为都市人的村民,感受或更强烈)。至于此书展现一位文化人精神生活的那些书籍,亦是《看草》的一种读法,自《顾颉刚读书笔记》、王仲荦《金泥玉屑丛考》到国外著作《四季随笔》、《瓦尔登湖》,是一份骨架般的书单。这其中尤其少不了一本叫《王屋山笔记》的书。

《看草》是两年的日记,庚辰(2000年)与癸未(2003年),以公历排法,读者可以在不同年份的同一天读出不同,或者即是作者编者的一份心思。癸未年十一月十三,2003年11月6日,这天的日记记载了作者在河南济源市访问,这是“愚公家乡”,“从古至今文风颇盛”。这天晚上,作者取出一本其故友北岸所写记载济源风土的书“补课”。这本《王屋山笔记》论知名度难以比肩前述诸书,但在《看草》中的引用比例却不算小,分别被引用了三篇文章:《奉仙馆三清殿荆木粱记》、《石榴寺记》、《记王屋山紫薇溪大银杏树》,其中《石榴寺记》只一百一十六字,活脱脱一幅山水小品:

“思礼村旧有石榴寺,传为唐贤卢仝读书处。寺中石榴树,其荫不随日移,但跟人转。卢仝读书树下,踱于东,荫覆其东,于西,覆其西,南北尤然,遂成一代诗名。其寺原在村中,废。今由村民集资,于村北万羊山下重修一座石榴寺,山门、佛殿、僧房一如旧制,虽石榴树不能复生,亦足以聊慰诗魂,因为之记。”

这么古典清新,这么短的文章,在过去人那里不算什么,但在刻下,却是异数。我好奇今天的风气如何养这些古奥的篇章,而这位作者北岸先生,又竟要用多大的自信与才华方能面对世人。与其说我们吃惊于这些文章的不合潮流、随意与古旧,不如说我们会首先想到,这样的文章能否有读者、这样的书能否卖得掉这些充满“现实感”的问题。多谢《看草》的作者何频先生好意,代觅一册《王屋山笔记》,给我一读为快。这本三百余页的散文集收录了关于济源历史地理风物杂笔共八十二篇,其中除了志、记等古典体裁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该书作者几篇颇带“商味”的“鼓吹文字”,如《一个养牛老汉眼中的济源城》,《送北岸肉丸上市文》,《卖肉丸纪实》等。近三十年来商品化大潮冲走的人文关怀,消费文化带来的玩世风气,投诸文化人身上,其表征比投之普通人往往更让人心惊,这种体会与感念,现在的中国人或并不陌生。我固然心惊于这位豫籍作家下海养牛与卖牛肉丸的“行径”,但也更心惊于“言利必然庸俗”论的居然失败,否则像《石榴寺记》的文学品质将无从展现也无从谈起。

对大部分读者而言,恐怕对地理位置位于豫晋交界处的济源市并不了解,然而北岸将这块地方代入了历史坐标:它是《列子》中愚公移山处,是孟浩然、李白、白居易这些诗人吟诗之所,即使如村民集资重修的石榴寺,(它能是多大个寺呢?)如“磕井的井”,那般平凡的物事与所在,在这本书里都有以文字的力量以期不朽的愿望。在我看来,这也正好是文学的魅力所在,是作者的文学天赋所在。

对那些背弃故土者而言,要倾诉自己的故乡之爱,涌上心头的,首先是怀疑,是批判,是恨。此乃流行的族群意识与“离散”观。那个注定不能再参与其中的家园,自背弃那一刻就成了另一个词故土,故土即是废墟,只有生活在废墟上的人才会怀有单纯而麻木的爱,这种感情让前者既嫌恶又害怕。但从这位生于1950年代的中国文人作家所描述的王屋山景致里,我发现中国传统的乡土情结与叙述,从来不涉及到西方式的自省,可以说是逆来顺受,也可以说是天然欢喜,哪怕并未参与到几百年前的事件中,中国人依旧会将自己与那些不朽事件联系起来,切实地拥抱故土的种种优点,以增耀这些优点的继承人自居。

《王屋山笔记》由河南中原农民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印数5180册。我在网上旧书店搜索,难得见到一条信息。这五千多册书不知铺到了哪些地方。关于作者北岸,何频先生在癸未年十月十三的日记说:

“北岸本名牛志耕(《王屋山笔记》作者简介作“子耕”),大我五岁,‘文革’中少年英俊,以家乡蟒河筑渠为背景素材,写作故事《小愚公》,河南人民出版社出单行本,北京电影制片厂闻讯来摄制动画片,牛氏得以被保送为开封师院中文系工农兵学员。他在此书序言中写了一句犯忌的真心话:‘我想,我以及无负于济源这一方生我养我的美好山水,死而无憾了。’举债出书后,翌年春天投水而没,一生正活五十年。”(《看草》,P316)

 

刊于【书城】杂志2009年3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