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倒也,倒也——重读金庸,喜心翻倒  

2008-09-02 16:29:12|  分类: 约等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版【书剑恩仇录】,明河社1975年版,1994年刷。图片来自孔夫子。

 

 

重读金庸,喜心翻倒

 

  □易大经

 

  有华人处即有金庸小说。读戈革先生《挑灯看剑说金庸》(中华书局2008年1月版),书中备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搜求“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之漫长之不易,则知此言不虚。在若干论金著作中,戈革先生这本玩票之作(作者“本职”乃翻译家、科学史家),绝对玩出了境界:不仅有趣味,而且言之成理,颇为专业。这样的书读来让人大起重温金庸小说的念头。

 

  据说金庸小说最犀利的版本,乃是当年从报上连载剪来盗印的版本,说来惭愧,我却连一本大陆翻版都没有,时下就是著名的三联版也只能在旧书店见到残套。前几年金庸要出修订本的消息不绝于耳,所以最好是能找到一本金大侠没有“动过手脚”的本子,庶几有几分鸳梦可言。前两天在旧书店遇到一套《书剑恩仇录》,明河社2003年7月三版一刷(那是必定“动过手脚”了!但话说回来,那种“最犀利的版本”是我等常人能找到的吗?其实明河社在七十年代末出版的金庸小说集,就已经注明是修订本),精装本,除了最低级最地摊的那种巨厚的精装金庸之外,可怜金迷如我者尚未见过正版的精装本,也就顾不得许多,按数交上银子回家温习。

 

  重读总有不少经验的颠覆之处,何况读最新修订本。老实说,读这个修订本,多少起心看看作者如何颠覆自己:是修改错别字呢,还是大段改写?我记忆中的大肚婆周绮杀贪官方有德一节,这次却没有看到。第二回“金风野店书生笛,铁胆荒庄侠士心”,红花会四当家文泰来投奔铁胆庄,叙铁胆庄庄主周仲英,有一句:“周仲英心想自己年纪这么一大把,看来是命中注定无子的了,那知在五十四岁这年上居然又生了个儿子。老夫妇晚年得子,自是喜心翻倒。”

 

这个著名的“喜心翻倒”,既出现在钱锺书的《石语》里,董桥也写过一篇随笔《“当喜心翻倒也!”》(见《文字是肉做的》),解释过“乃喜极悲来之意”,这四字如果推迟出现二十页就对了———当时周仲英失手打死了儿子。也许金大侠修订的并非这些字句,又或者没有读到曾是自己员工的董先生大作。作为试图重温鸳梦的读者,比这些更通俗的字句也不是第一天见到了,今天把“空穴来风”当作“无稽之谈”、把“当下”当作“时下”解的例子(有时还是报纸大大的标题),举不胜举。前几天读《中华读书报》一篇文章,有“可谓空穴来风,其来有自”等语,真叫我等天天看报纸的人不禁要“喜心翻倒”了。

 

PS:此小文发在“敌报”嘴翁版上。周六买到报纸一看,倒也,倒也,居然“喜心翻到”。回家看邮件,果然是自己录入时没有注意(手写稿是“倒”了的)。极汗毙。此种捉人痛脚之蛙怒文字,却落得如此下场,堪称活该。古人云,下笔令人惭,信乎!

“喜心翻倒”在《石语》33页,出自杜诗“喜心翻倒极,呜咽泪沾巾”。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