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湾讯

丨丨从此以后(E-mail:pessoa1935@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诗人,现居广州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let us be kind,generous,affectionate and good.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good food,gentle smiles,fruit trees in bloom,and waltzes.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苦竹  

2008-09-16 16:21:42|  分类: 约等于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竹》杂志创刊号,网上图片,疑似来自藏书家谢其章。

 

关于苦竹

易大经

 

自刘铮先生那篇有趣的《张爱玲记错了》刊于《无轨列车》后,又读到止庵先生关于刘文指出的“记错”诗句的文章。那是日人西行法师的诗句,出现在知堂的文章里,张爱玲版为:“夏日之夜,有如苦竹,竹细节密,顷刻之间,随即天明。”止庵先生认为是沈启无记错了,转述与胡兰成,才有了张爱玲的误记。后来印到了胡主编的《苦竹》杂志封面上。

知堂随笔里有不少似乎是随手译来的日人诗句,如木下杢太郎的诗,让人很想一读知堂的全译本。西行法师这首诗却适合写书法,尤其是张爱玲的“错版”,是“夏日之夜”而非“夏天的夜”。不过,“竹细节密”这句,始终让人迷惑。就我所知,苦竹细则细矣,却无论如何都谈不上“节密”。

我在成都平原长大,那里的一大特色即是散居,一家人围着几茏竹子就可以成为一座村庄,树木杂植其间,当地称之为“林盘”,或简称“(土扁)”。竹子多为慈竹,斑竹、苦竹都较少。苦竹竹笋长大后,笋壳脱落,依旧卷曲,米白色,干干净净的可以一个插一个地插起来当枪炮耍。苦竹和斑竹的笋壳都不像慈竹那样,长满了刺人的黑毛,但斑竹笋壳太细,所以只有苦竹深得乡下男孩子的青睐。苦竹也不像慈竹那样容易变形,它虽不粗,但相当坚硬,虽不如慈竹那般高大,但干净整洁,是竹子中的清秀俊逸者。以我的经验看,苦竹长势很慢,至少我家所种的苦竹,至今也没有发展到超出一平米的势力范围。

不论是正版的“不久之间”,还是张爱玲错版的“顷刻之间”,苦竹似乎都难以承受西行法师笔下渐与快的诗意,况且,苦竹的节其实很长,竹节最密的,大概要算罗汉竹吧。不过,假如这“夏天的夜”比拟的乃是(苦竹)竹笋,可能如我这样不解诗的人,更容易理会。我曾请教通晓日文的师友,答复是西行法师原文是“篠”,在日文词典里是一种丛生性小矮竹,“自然就是竹细节密,直译的话,也就是竹节短”,可能是知堂偏爱苦茶苦竹一路,遂有这样“文学化的处理”。我认同这种偏爱。

知堂这篇有西行法师诗句的文章《岛崎藤村先生》不是收在《苦竹杂记》一书中。《苦竹杂记》的小引引了好几条苦竹的古籍记载,虽然看得迷迷糊糊,但似乎知堂之取苦竹为名,应与这种名物无关,取的是苦竹的寓意。或许这也是一种偏爱的表现了。那位转述者沈先生也自称从未见过苦竹的样子。当然这样来解诗,未免太煞风景吧。

 

PS:原题【苦竹杂记】,多谢胡文辉先生赐名。见报稿删去了“木下”。

鸣谢澜老师就日文方面的指点。

 

苦竹照片(网络图片),是不是很清秀?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